千帆过尽[完结]

番外:余千帆 周万里

时间:2023-11-04   阅读:260   评论:0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收藏《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www.yqc.info》永久不丢失!
  还是那座小山当中,只是这一次老周没有出现在我的世界,三年的时间已满,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只是这一切终究没能给予我一个正确的答案,我有无奈似乎已然接受了这个现实,接下来的路该往什么地方走那,我有着些许迷茫。

  “嘿嘿一晃三年了,我也准备回市里了,你呢?”此刻周万里坐在了我的身旁笑着开口道。

  “三年前慧灵大师告诉我一切都会有答案的,可是三年了我还是不知道答案。”我有些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笔,看向了一旁的周万里,似乎这三年有太多太多的事发生在了我们的身上:“我还是“言情村www.yqc.info”不知道。”

  “要不跟我去大理吧?我这些年也帮助过许多地方了,想休息休息,大理那边我之前和朋友合资开了一家名宿,我也没去过,这次无事我准备在那边生活一段时间。”周万里笑着说道随后看向了我。

  “嗯,那就去吧,毕竟这离大理也不远,实在没有方向我继续回来或者回老家教书。”似乎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一个月后,所有项目的交接以及事物都交给了郭笑笑,我和周万里离开了这个小小的村庄前往了大理,车上我刷着视频一旁的周万里却是念念叨叨的说着大理有什么什么好玩的,下午三点我们便到达了大理,民宿是靠近洱海的一个房子,很是漂亮。

  “我叫我朋友留了一个房子,怎么样不错吧,靠近洱海,两房一厅,而且楼下是咖啡厅,也不吵晚上你要是想喝酒了,还可以下去喝一杯。”老周从地毯之下拿出了一张房卡,随后将屋子打开独立的两室一厅一卫一厨,还有一泳池,客厅大大的玻璃窗,有徐徐微风吹拂进房间,显得给的清新,因为是临近夏末和初秋的缘故,此刻的大理并不热,远处能够看到巍峨的仓山,洱海旁其实一路我也看到了不少金黄。

  “你打算待多久那?”我有些疑惑的看向老周询问道。

  “嗯一两个月吧,等什么时候待腻了再回去工作,你呢?”

  “我找到了路就走,找不到路那就等你离开以后我就回老家吧陪陪爷爷奶奶,当个老师,一辈子就这样过了,没什么可在乎的。”将手中的行李箱放在了客厅我有些感叹的说道。

  “嗯嗯行吧,希望你能够找到那一条路。”周万里说完便找了个房间走进去。

  周万里的房间稍微大上一些,我的房间则稍微小上一些,但你别说其实两个房间也是想通的有一个大大的落地窗能够观看窗外的风景,周万里的房间亦是如此。

  下午四点我们收拾好行李后,门却突兀的响起了,周万里连忙从房间内跑了出来,只见一个中年大叔手中拿着两个电动滑板车:“嘿嘿万里许久不见了。”那中年大叔放下电动滑板车后抱住了周万里。

  “嘿嘿有6年了吧,这次过来放松放松,对了这是我朋友余千帆,老余这是我认识了9年的好友,也是名宿老板萧峰”周万里将手搭在萧峰是肩膀之上向我介绍道。

  “嗯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萧峰伸出了一只手和我握手我也很是礼貌的和其握手。

  “对了你要的电动车我这都租完了,只有一辆了不过你们两如果出去还是够的,我停在楼下咖啡店的,当然咖啡店也是我的你们去报我的名字给你们免单,这个电动滑板车则方便一些,给你拿来了,对了我车也停在楼下的钥匙给你,开完了记得给我加油,晚上找你喝酒哈,最近这边开了家烧烤店,我们这些本地商户去五折,外地游客去贵得多,等会我看看,晚上12点我来找你小余一起哈!”萧峰将电动滑板车放在了地上,将一个车钥匙也递给了周万里便走了出去。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周万里,但却又是摇了摇头:“走你周哥带你兜风!”说着老周便将两个电动滑板车放在了家中,带着我走下了楼,在咖啡厅的小院当中停着一辆黄色的大黄蜂,只见周万里拿出钥匙biubiu两声:“嘿嘿走上车。”周万里此刻的表情我却不知如何去形容。

  我有些无奈的坐上了副驾驶,的确一般开这种车应该是载着一个美女的,但老周如今却是载了我这个胖子,我有些尴尬的坐在车中,路上一些行人的目光让得我有些无奈,却见周万里只是戴上了墨镜,还连接上了车上的蓝牙播放起了音乐,只听油门轰鸣:“走咯!”老周大喊一声着实是把我给吓到了。

  “嘿嘿老余你紧张啥?你看我都不紧张。”老周驾驶着大黄蜂还嬉笑的和我说着话。

  “eneneme我害羞不行?人生第一次坐敞篷车的副驾没想到却是坐了一个中年大叔的的副驾。”

  “嘿嘿,咋是我没这个实力吗?当年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创业,挣了一些钱就拿去炒股了,咋就说运气是真的好,翻了好多倍,最后就拿着这些钱去投资生意了认识了许多各行各业的人,但最后我还是回了老家做起了扶贫发展,所以说我的商业头脑可不是盖的,跟着我还不好吗?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周万里一脸自豪的说道。

  “额跟着你?”我有些不解周万里的话语。

  “呸是坐我的副驾还会亏待你吗?哈哈嗝。”周过尽笑着,没过多久便行驶出了古城,迎面而来的风中伴随着些许凉爽,周万里将车停留在一片稻田之外:“嘿嘿咋样!”周万里走下车看着外面的风景说道。

  我偷偷的拿出了手机,给他拍了一张照片,可是那相机的咔嚓声却是令得周万里摘掉了墨镜随后看向我:“你偷拍我!”周万里嘟囔着嘴说道。

  我有些尴尬,毕竟偷拍总觉得怪怪的,但是刚刚的那一副画面真的很好很好看,远处有斜阳映射,近处有稻田作为背景,老周刚刚手指的方向也是太阳落山的地上,所以我才拍下了这一幕不经意的照片:“嘿嘿没有。”我笑着撒谎。

  “不行拍我至少给我看看拍的好不好看啊!”周万里看向我,随后朝着我跑来,一把便抓住了我,没办法周万里的力气比我大太多了,抢过我的手机,打开相册第一张照片赫然便是周万里刚刚的模样:“嗯嗯拍的不错,下次继续,晚上发我哈,我发朋友圈装装逼。”

  “额,行行行,快把手放开你看看现在的模样我晕。”1此刻我被周万里抱着斜靠在周万里的怀中。

  “哈哈尴尬了。”周万里将我放开有些歉意的开口。

  其实某一刻周万里的确令我心动了,我不是一个什么清净之人,我也只是凡人,见到了好看的依旧会动心,其实周万里人还是不错的只是我们相逢在了一个错误的时间罢了,此刻的我并没有去开启一段感情的想法。

  我朝着稻田跑去,周万里在我身后慢悠悠的走着,说实话人真的好怪,曾经想逃离的家乡当中这些东西其实每年秋季都会有,但是那时的我却是格外的想去逃离,可后来逃离以后,却拼命地想将这些东西所抓住。

  晚上六点我们便回到了民宿当中,在古镇的一条小吃街上吃了一些不错的小吃,的确有些累了,将车加好油后周万里便是停回了咖啡厅,因为明天还是开电瓶车的好。

  晚上十点萧峰便准时的将门给敲响了:“老周,小余出去吃夜宵。”萧峰为人格外豪爽,或许也是这样的原因周万里才会和萧峰成为好友的吧。

  “你们等会开电瓶车跟着我啊,我对象已经在店里等着我了,你两跟紧啊!”

  此刻我我坐在电瓶车的后排,其实我不会开这玩意生怕会掉下去,所以紧紧的抱着周万里的腰。

  “嘿嘿咋,这玩意你没开过。”周万里见我很是用力的抱紧他,也是有些不解。

  “嗯嗯嗯以前小时候摔过就不敢开了。”我有些紧张的说道。

  “嗯,不怕不怕有哥在保你平安无事。”说着周万里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

  此刻只见周万里单手开电瓶车都无事,我也便轻松了下来。

  烧烤店位于洱海边,晚上的风很大,我跟在周万里的身后走进了这家烧烤店内,还未走进我便注意到了一只很好看的小熊,年纪约摸25岁左右,身高不高比我还矮上一些,但从身上的穿着便能看出极其的年轻,见到萧峰走在前面也是朝着我们挥了挥手。

  “嘿嘿我对象小呆今年24岁,在这边工作。”萧峰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小呆的头说道。

  “这位是我和你提起过得老周,周万里我9年的朋友了,这位是老周之前单位的朋友余千帆。”萧峰简单的做着介绍。

  其实有一些惊讶的,毕竟我惊讶着萧峰和小呆的年龄差距以及两人身为同性关系却也很是大方的坦白着彼此的关系。

  “嘿嘿我和小呆认识3年了当初他来这边实习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慢慢的就走到了一起。”萧峰的话语中带着满满的爱意这让得我不禁有些错愕。

  “嗯老周说你不咋喝酒所以我就拿的鸡尾酒,和小呆一样,小呆酒量也差你两就喝这个。”说着萧峰便从桌下拿出了几瓶RIO鸡尾酒。

  “然后我和老周就喝这个啤酒,好久没痛痛快快的喝一顿了。”萧峰打开啤酒便猛的灌了一口。

  “这个是前天我接到老周电话时特意在渔民手里收的鲫鱼做的酸辣鱼,小余来洱海一定要尝尝这酸辣鱼。”萧峰很是豪爽的开口。

  我倒也没有客气而是夹了一块鱼肉,不得不说这鱼肉和我以前在C市吃的就能够感受到不一样,酸辣的口感让得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好吃。”我不自觉的便开口道。

  “好吃多吃点哈哈。”一旁还有许多烧烤这倒是周万里和萧峰两个喝酒喜欢的。

  酒过三巡只见老周和萧峰都喝得有些上头了:“对了小余为啥你看到我和小呆两个都不惊讶?”萧峰问出了自己心底的问题,也算是帮助自己的这个老友。

  “哦你说这个啊,没什么啊!我以前在C市生活就蛮多的,况且我也喜欢男的,这几年在乡村来,也是因为感情受到了挫折所以我一直在逃避着。”我淡定的将埋藏在心底的话语说了出来,酒精上头的那一秒我感到了一丝怅然。

  “哦~那你和老周可是在一起睡一个屋三年难道……”萧峰开起了玩笑。

  “我是来解答自己困惑的又不是来找男人的,想啥嘞,不过老周这头熊还是蛮好看的可惜咯无缘消食。”其实我看得出萧峰是喜欢周万里的,但为什么萧峰和别人走到了一起那就又得深思了。

  “话说老周你不会喜欢我吧?”说完这句话我却是有些惊讶到了,酒真的有时候还是少喝的好。

  只见周万里的脸色微微有些红润,我错愕的以为那是喝酒喝多了造成的:“所以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周万里有些迷糊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的便以为周万里是喝多了说了胡话:“如果你愿意,跟我去N市我就答应你。”我是这样回应着周万里的。

  周万里沉默良久,却是未曾开口,我知道这件事算是到此结束了,毕竟周万里的工作在这,而我也并非这里的人,所以我更愿意和周万里成为朋友。

  其实周万里从来就没有去和谁在一起过,他也知道萧峰对自己的喜欢,但是他拒绝了,因为两人的性格是合不来的,萧峰就像个孩子,兴许小呆和萧峰在一起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吧。

  酒已喝尽萧峰和周万里都喝得有点多,当然账原本小呆去买的却是被我先一步买了,原因当然是我这个外地人来玩怎么好让帮忙的让请客。

  结果小呆就开着电瓶车车送肖晨回家了,可看着此刻昏昏沉沉的周万里我却有些无奈,我怕啊!

  于是就在这沿洱海公路上,一个歪歪扭扭开着电瓶车的胖子,身后还有一个喝醉酒的胖子,还好是晚上没有什么行人和车,不然指不定我会出什么事。

  索性十分钟后电瓶车终于到了咖啡厅小院当中,停好车我就这样背着周万里这个胖子跌跌撞撞的朝着楼上走去。

  “靠周万里下次我也要喝醉让你背我回来试试。”我无力的吐槽道。

  打开门,如今已是凌晨一点,我将老周放在了他的房间内,本想离开不料一个跟头却是摔倒在了老周的身上,脸对着脸,嘴对着嘴,我该如何去形容我如今的处境那,我有些尴尬的将两只手撑着自己的身体想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谁知周万里此刻却是被我刚刚的倒下给弄醒了。

  “那啥我刚刚摔了一跤你信吗?”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原本喝了一些酒便有些迷糊,此刻的处境却是更加的让我迷糊。

  却见周万里抱住了我的头,原本撑住身体的手却是再一次的倒在了老周的身上,与他嘴对嘴亲吻着,一分钟后我脱离了老周的亲吻,因为我们明显感觉到了对方下体的涌动:“老余你喜欢我吗?”周万里沉声问道。

  我有些想逃避这样的话题,可是我却突兀的想到了慧灵大师曾经说的,不必逃避,面对自己的内心便好。

  我看着周万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从我脸色的红润和身体的诚恳我便知道:“喜欢。”我只是淡淡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周万里没有再询问我什么,我也并未去抗拒周万里的举动,而是迎合着周万里接下来的动作,我们都沉溺在这种感情带来的快感当中,甚至于我们忘了彼此是否相爱,只是单单凭借着喜欢,我们缠绵着,舌与舌的缠绵,我能够感受得出老周的笨拙,因为老周总是不经意间咬到我的舌头。

  这个床上,我们相互依偎着彼此,只是未曾做出那些是,兴许是多年来的寂寞让的我们如漆似火,似乎我体验到了秋平曾经离开我时的感受,这夜多么安静,窗外的洱海传来哗哗水浪的拍打声,有徐徐微风拂过我们的身体,屋内是躁动的,我们不知何时睡去,似乎已然忘却了时间。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我才醒来,周万里一个人坐在床沿淡淡的抽着香烟,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房间内充斥着烟味,虽然我也抽烟但是这感觉却是令得我有些恶心。

  周万里穿着一条裤衩,而此刻的我却是全身光秃秃的,我将被子盖住了自己的下身:“起来了?”周万里熄灭了烟头看向我。

  我点头示意。

  “我会负责的。”周万里沉默片刻后的回答却是令得我有些惊讶。

  “付什么责?”我错愕的看着周万里。

  “昨晚的事啊。”周万里嘟囔着嘴说道。

  我有些想笑,最后却是摇了摇头:“不必如此的老周,兴许只是我两一时寂寞上了头那?”我穿好了裤衩走下床,捡起了自己昨晚丢在地上的衣服有些凌乱。

  “只是亲一亲也不会怀孕,况且是我自愿的由不得谁。”我走出了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此刻我才意识道我做了些什么,但也终究是摇了摇头选择了逃避着。

  在大理的这两个月也让我彻底决定重新开始了,不过我和老周都得走了那晚的事我们在未曾提起,的确我们都是自愿的,我们彼此欺骗着自己的内心。

  这两月我们将大理许多地方都玩完了,苍山,喜洲古镇,双廊古镇,南诏风情岛,崇圣寺,花海,李村,兴盛桥,弘圣路,磻溪村s弯,其中最令得我难忘的便是喜洲附近的稻田,那苍茫茫一片田野,兴许曾经我所厌恶,但是如今的我却是格外喜爱,也不知该如何描述我与周万里的事,只是那晚以后我们便有着一道隔阂,所以很多事我们也避免着不让他再次发生。

  只是离别的到来终究是快速的,这晚我们来到了昆明高铁站因为我两都将离开,老周是来送我的,离别的站台似乎总归是让人不舍的,我们在站台前抽了最后一只香烟,不是我不愿意留在昆明,而是我不知道如何去爱,因为三段感情的破碎已然让得我这颗心难以跳动,寂寞出现的那一束光,每一次都会让我想起秋平,他的伤害在我心中留下了一道难以抹平的伤疤,这让得我总会在自己的心中告诉自己,我只不过是喜欢老周的外貌罢了,而黑暗中突兀出现的那道光,我知道不会长久的存在,所以老周不会是我的救赎。

  再一起共事的这几年兴许等我回到N市以后我会牢记于心,但是我并不觉得遗憾,牵过对方的手,抱过对方的腰,依靠在对方的肩膀过,甚至于亲吻过,我这样欺骗着自己仿佛想为自己的懦弱找到一个借口般。

  “既然走了那就算了吧,老周谢谢你这三年的出现。”我看着眼前的老周开口道。

  “嗯嗯走吧。”老周只是低下了我知道他也不会愿意为我放弃如今的事业。

  我抱住了他,甚至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个吻痕,我走了,没有回过头,即便我此刻的内心有过想留下来的冲动,但是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我三十三岁的人生也将就此告一段落。

  走进高铁站的那一秒我突然释怀了一切,是啊生活不仅仅只有爱情,生死才是最大的,除了生死似乎一切都已然不太重要。

  我抱着憧憬的回到了N市,当我再次见到爷爷奶奶时,并告诉他们我不走了,他们是如此的高兴,甚至那天给我做了一大桌子的美食,我没有去小梁父母对门的那个房子住下,而是去了万达附近的那一套原本是属于周过尽的房子,但周过尽终究还是没有要。

  以我的能力其实是可以去六中教书的,可是我害怕忆起和小梁的点点滴滴,所以我去了二中,离我如今的的家倒是格外的相近。

  似乎生活是会给你一些惊喜的,我在二中教了一个月书后,却是接到了周万里的电话,我有些差异:“嗯老周怎么了?”我有些疑惑的开口。

  “下午六点,N市北站来接我,履行你当初的承诺。”周万里的语气格外的坚定,随后便挂掉了手机。

  此刻我坐在办公室内,心中有些不可思议,可是我记得那晚我说过你要是陪我回N市,我就…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我已经没有了课程,况且我也不是班主任,只是一个教英语和数学的老师罢了。

  将课桌上晚上要整理的东西再次打开,我以最快的速度将PPT做好,时间转眼便来到了五点半,还有半小时周万里便到了,我不知道我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打车去往的北站,也不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等待着他,当我看见他时,只见他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手中还有两个尿素袋,若非我知道他就是周万里,不然我差点就以为他是那个工地上刚刚干完活回老家的了。

  “老周!”我招手朝他示意,随后便跑到了他的身前帮他拿着行囊。

  “你怎么来N市了?”我接过他手中的一个尿素袋和行李箱询问道。

  “咳咳咳,来赴约啊,某人不是说我只要来N市就答应和我在一起吗?现在我来了,带着自己所以的家当,工作也辞了,所以你准备好了吗?”老周放下行李随后坚定的看向我,的确我被他感动了,为什么,因为我和老周未曾在一起的主要原因却是秋平,但秋平不愿意为我而放弃工作,而老周却愿意因为喜欢和一句话就把自己维持我多年的工作辞了,从而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只为了那句:“你要是来N市我就答应你。”

  “先回家。”我看着高铁站来来往往的行人随后开口。

  原本老周准备坐公交车的,确是被我拦住了,毕竟两个人打车去家里也不过十来块钱,而且提着三袋东西,坐公交车属实有些尴尬。

  老周是一个比较节俭的人,从他做扶贫就能过看得出,而且老周那件衣服我便已经看他穿了三年了。

  房子还算可以,三室一厅,毕竟当年这房子是留给周过尽的,而商铺和这个房子出租了三年也给余千帆带来了不少利润,如今这房子依旧崭新:“嗯东西放那边有个房间杂物的,然后行李,你住这个房间吧,这个房间也有卫生间。”我将一个房间打开其实这个房间一直没有人住,所以里面的东西还是新的。

  “额你见过两个爱人分房住?”老周有些不悦的开向我。

  “是是是我答应了你你来N市就跟你在一起,但…”说道这我却沉默了,看着老周如今的模样,我却有些内疚。

  我抱住了老周,的确这是我的承诺所以我要履行,因为我确确实实是喜欢老周的:“为什么在大理不愿意答应我那?”老周抱着我询问道。

  “曾经我也是这样在一个小镇上遇见了一个人,后来我们走到了一起,只是当那人回归现实时却是将我抛弃了。”我有些无奈的开口。

  “所以就因为这个?”老周撇了撇嘴说道。

  “不然!”

  “emmmm老余不怕你笑话我现在都还是个处,而且那天那吻还是我初吻你知不知道。”老周红着脸开口。

  “额,”我有些错愕的看着老周,的确我不知道这茬。

  “所以啊,老余我这辈子都在扶贫发展的路上,直到遇见了你,结果因为你我可是放弃了许多,所以你得兑现承诺,哦哦哦对了今天走的时候好多乡亲送了我不少东西,有云南火腿,有云南菌菇,还有鸡枞油……”说着老周便把我拉到了他那两个尿素袋旁观看,只见大瓶小瓶,大袋子小袋子装着的东西让我眼花缭乱。

  “额我冰箱有点小怕装不下。”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emmmm那咋办。”老周疑惑的看着我说道。

  “送点到我奶奶那去,他会做这些吃的,等会晚上让你尝尝我奶奶的手艺。”我突然变想到了奶奶毕竟已经有几天没回去了,这次老周来就带他去见见我爷爷奶奶吧。

  “啊!这么快就见家长,你看我这一身过去会不会被你家里嫌弃。”老周突然便不自信了起来。

  “嗯,你这件外套我见你穿了三年,然后就是这条裤子,老周我有好几次都想问你你是不是只有这一条裤子。”

  “什么啊,我好几条,不过就一个颜色的。”老周朝着我吐了吐舌头,那莫样别提了,一个30岁的男人朝着自己吐舌头你说可不可爱。

  “穿我的反正我两一样的体型。”我没让老周翻找着=自己的行李箱便把他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你别说,这搞扶贫的身体就是健壮,黝黑的健康的皮肤,虽说黑是黑了点,但老周长得好看这没办的。

  我特意的从衣柜内拿出了一件上星期买的POLO衫给老周换上,黑色的衣服和老周搭配起来还是挺好看的,然后又找了一条西裤,压着POLO衫那大叔风范蹭蹭蹭就上来了。

  外套是老周自己的,没办法我实在没有,不过他自个带了件夹克,我还特意给他穿了件秋衣,怕他冷着,毕竟今天来的时候我就看到老周使劲搓着自己的手。

  我打量着老周如今的穿着,的确我也很是喜爱,不自觉的便在老周的脸上亲了一口:“今晚洞房花烛?”我看着他说道。

  似乎我变了,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我被老周给迷住了,但也不至于如此啊!

  去到爷爷奶奶住的地方已是傍晚七点,我事先就给爷爷奶奶打了电话,叫他们晚一些做饭我有东西要给他们。

  直到我带着老周来到爷爷奶奶家时,爷爷奶奶却并未震惊,只是格外的疑惑,但想想似乎当初我带回去的小梁实在太小,可爷爷如今看着老周,却是五味杂陈的:“这又找了个年纪大一点的?”

  “这位是?”爷爷看着我身后的老周询问道。

  “我叫周万里是千帆的之前的同事,今年34岁。”周万里将尿素袋放进屋中随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

  爷爷听道老周的年龄时却是有些惊讶,毕竟老周长得实在老成了一些,况且手掌格外粗糙,一看爷爷就知道是干农活的。

  “对了爷爷这是老周拿来的东西,我那也用不上就往你这送了,全是云南的特产。”我打破了刚刚老周介绍完的僵局,随后走进了客厅,此刻老周的额头已然布满了汗珠,我有些想笑,从一旁的纸盒内拿出了一张纸巾递给老周。

  “爷爷你看有好多吃的那,等会奶奶做一些来吃呗。”我看着奶奶有些撒娇的意味,但你还别说,这撒娇对于爷爷奶奶也是管用的,但一个三十岁的男人撒娇就有些不好说了,家人当中还好,但外人看到就尴尬了。

  晚饭是老周和奶奶去做的,爷爷却是把我拉出了屋子:“千帆上一次你找了个年纪比你小的,这一次你又带了个什么回来。”爷爷有些不悦的说道,但是内心是在关心我的。

  “啊爷爷,老周是我三年前在云南教书时认识的,他是搞扶贫发展的。”我还是选择和爷爷奶奶坦白了,其实他们是知道我的事的。

  “额搞扶贫的,怪不得,我误会了,走走走。”说着爷爷又格外高兴的把我拉进了客厅,随后高兴的跑去了厨房,这让得我有些错愕,似乎想来也没什么,毕竟爷爷曾经在老家做过村委,所以对搞扶贫的一向很是喜爱,而且爷爷看到老周手上的老茧便知道这娃一定是个好官。

  晚饭是老周带来的特产,这也是我第一次吃到老周做的饭菜,不得不让我竖起一个大拇指啊。

  “小周你来N市以后打算在哪里发展那?”爷爷吃着饭疑惑的看着周万里。

  “嗯嗯就留下N市了。”老周紧张的说道。

  反正这一晚老周和爷爷倒是聊得格外起劲,我在一旁算是看出来了,爷爷不喜欢自己亲孙子了,倒是关心起了自己亲孙子的男人。

  晚上十点我和老周才赶回家,当然路过便利店时我特意的去买了一些东西,和很多人的感情不同,这一次我和老周的感情确是极其甜蜜,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主动也好,这也是我从未有过的。

  那晚多么美妙的的夜晚,只是老周把我弄疼了,很疼很疼的那种,我有些抱怨的在老周的胸口咬了一口,想凭借这样为自己报仇,但我却有些后悔了,的确老周也是第一次做,看着他胸口被我咬出的牙印我有些心疼,而且这一次还是我主动要求老周做的。

  老周的教育很好,而且属于农村,虽然思想很全面,但他知道做了什么事就得付出什么样的责任。

  所以知道多年后小梁,周过尽的出现也没能破坏我两的感情…“余千帆,周万里番外篇结”其实大家写这些番外故事也是应书友的要求,所以不留遗憾

相关评论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